•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 Fudan University Center for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Policy Studies
人口普查数据解读:蒋昌建专访彭希哲教授(一)
作者:admin 点击数:300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蒋昌建就刚出炉的人口普查数据中大家关心的问题对复旦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教进行了微视频专访,分为三集,以下为第一集的文字整理稿。

1、这次的人口普查数据出来以后,大家特别关心人口红利的问题。报告当中说,我们现在的劳动人口要比2010年人口普查时要少4000万左右,所以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人口红利的问题呢?

彭希哲:首先我们讲这个8.8亿是指劳动年龄人口,劳动年龄人口是指从15岁或16岁到60岁这段年龄区间的人,但是这些人并不是都在劳动力市场中间。比如说现在一般在22岁之前很少有人实际地在参加工作,但他算在潜在劳动力的人群当中。中国人口受教育水平越来越高,现在大学的毛入学率已经超过54%,这些人进入了大学就不可能马上参加劳动,所以他们算在劳动年龄人口中间,但又没有实际地进入劳动力市场。现在这个群体越来越大,因为我们读了本科还不够,还要读硕士、博士,所以就是说,从15岁到60岁,这45年的时间中,过去大家都不读大学,15岁就开始工作了,而现在要读大学、研究生,就要到25岁才开始工作。所以,即使说每个年龄段的人都一样多,但是因为我们读书的时间越来越长,真正能够转化成劳动力的人口数量就减少了。

一般我们说有8.8亿的劳动年龄人口,我们还会乘上一个劳动参与率,就是平均下来,大概有百分之多少是真正进入劳动市场的。过去中国最高的劳动参与率达到79%,这几年在持续下降, 2020年已经在67%左右。下降的最主要原因,一个是受教育越来越多,另外一个是有很多人自愿退出劳动力市场,包括男性和女性。过去中国的女性和男性一样,也是70%多都在工作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自愿或不自愿地做全职太太而退出劳动市场(因为女性的孩子可能多了,经济条件也改善了)。所以一般来说,中国真实拥有的劳动力需要给这8.8亿至少打上一个七五折。

劳动力并不等于人口红利,经典的人口红利意思是说,当人口中能够作为劳动力的超过了2/3,而需要抚养的人(即小孩和老年人)占1/3,这样每一个可以工作的人就负担0.5个需要抚养的人。如果负担系数低于50%,就有可能获得人口红利, 也就是人口年龄结构对经济增长能发挥额外的促进作用。但如果,老年人越来越多,小孩子也在增加,中间这部分人越来越少,负担系数就会超过50%甚至是60%,这就变成了人口负债。所以50%就是一个荣枯线(基准线)。


2、那么,请问根据这次人口普查的结果,这个荣枯线有可能发生在什么时候?

彭希哲:如果是按照现在这个状态,可能是在2030年。到那时,我们传统意义上的人口红利(或者更严格一点说是收获人口红利的机会窗口)已经彻底关闭了。这是个比重关系,就是能够干活的人和需要抚养的人之间的关系。如果说我们为了延续这种人口红利,鼓励大家多生点小孩,但是多生小孩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负担的人更多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这会使荣枯线更快地到来。但从长远来说,它可以减弱未来人口负债的严重程度。

如果让大家多生孩子,首先女性在怀孕、生育、哺乳期会部分甚至全部退出劳动力市场,这就使得实际在劳动市场中的劳动力减少;同时,生出一个小孩就会增加一个负担的人。所以我们现在倡导多生点小孩,实际上是希望这批小孩成为劳动力以后的社会经济(也就是20年以后),让那时的人口环境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更加协调,是解决中国未来人口的长期均衡,而不是为了解决现在的问题。


视频来源 | “集美杏林”微视频号 

文稿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
友情链接: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 复旦大学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 |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数据研究中心 |
分享到:
Copyright 2014.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