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 Fudan University Center for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Policy Studies
社会保障制度莫再“碎片化”了
作者:admin 来源:联合时报 点击数:2026
    在现代史上,社会保障制度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中国和西方社保制度的根本区别在哪?中国社保路在何方?前天,在市政协人资环建委“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界别委员学习培训会”上,有关专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
社会福利制度有哪三种?
    据人资环建委特聘成员、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彭希哲介绍,自20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普惠型”,主要通用于北欧各国及上世纪50年代的英国,这种社保制度,建立在高税收、高度政治共识的基础上,所有国内公民,不分男女老少,不分贫富贵贱,不分教育程度高低,均可享受“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
    二是“剩余型”,主要通用于美国等国,国家在社会福利方面,只承担有限的责任,除了针对最弱群体的社会救助,以及必要的社会服务外,其余福利,均交由市场、非政府组织、个人来运营操作。
    三是“综合型”,顾名思义,就是整合了以上两种模式,既强调了政府对公民的社会保障的责任,又强调非政府组织、私营企业、社区、家庭应在社保体系建设、运行中发挥作用。如今,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和中国采用这种模式。我国目前的全民医保就是典型案例,这项社保制度,虽带有普惠性质,但目前只“普惠”到最低生活保障,即最基本医疗服务。
“普惠型”社保难以维持
    彭希哲表示,自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西方国家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每年新增加的年轻劳动力,开始少于退休老人数量,换而言之,需要享受社保的人多了,缴纳社保的人少了,导致“普惠型”社保难以维持。于是,西方国家的社保制度开始发生变化,在福利上,更多地强调个人责任,以减少公民对国家的依赖。
    近年来,在希腊等南欧各国,政府由于财政紧张,于是削减福利,激起民众不满。“福利具有‘刚性’特征,一旦建立,要取消非常困难,因此在最初设计时要慎之又慎。”彭希哲说。
    为维持原有社保系统,就得维持原有保障费率,某些国家采取的办法是提高税收,“这种做法有待商榷,税征得少,大家就有积极性去挣钱,税征得多,大家钱挣到一定程度,就不挣了,没积极性了。”
    因此,不少西方国家采用以下方法,调整完善原有社保体系,一是降低过高的社保标准,减少社保支出;二是减少国家干预,强调市场机制度对社保的干预作用;三是鼓励发展商业保险,“总的趋势,就是政府在往后退,个人、民间组织、市场的作用日趋突出。”
制度设计不能只靠“打补丁”
    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才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社保制度。在制度安排上,中国和西方国家的最大差别在于:后者是先作整体设计,建立大的框架;前者是出现什么问题,就建立一个解决问题的制度。
    前者“打补丁”的做法,容易导致政策“碎片化”的现象。各个相关政府部门,如民政、工会、人保等,都各有各的救助政策,各种不同举措交错,往往会有重复、有遗漏、有冲突。
    与会人士认为,近20年来,中国社会变化太快,导致制度设计跟不上社会发展的趋势,虽然相关部门想尽各种办法,出现问题就打补丁,越打越多,补丁比原来的主体还大。“这有点像最近的windows  xp系统‘退役’,补丁太多,干脆不打了,直接更换新的操作系统。”有人开玩笑说。
    彭希哲提出,对于这种制度短板,应通过完善顶层设计,整合制度,将社会救助、医疗,养老等纳入完整的社保体系。
友情链接: 事事更新 | 中国人口展望 |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数据研究中心 | 复旦大学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 |
分享到:
Copyright 2014.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后台管理]